葫芦huiuwa直播

<rt id="ucmii"><optgroup id="ucmii"></optgroup></rt>
<rt id="ucmii"><optgroup id="ucmii"></optgroup></rt>
<rt id="ucmii"></rt>
<tr id="ucmii"><optgroup id="ucmii"></optgroup></tr>

男子殯儀館火化,妻子感覺到不對勁,掀開白布,氣得發抖!

發布時間:2019-03-13 10:50    

在我娘剛懷上我兩個月的時候我爹就死了,生老病死本是常事,大家或許會感嘆一聲那你爹走的夠早的,但是如果我說我爹的死是我們這二十年以來最大的懸案,這樣大家想必就想聽一下這個故事。

準確的說,應該是二十三年前。

那一年,我爹死了,早上第一個發現他的人現在已經不在了,他活著的時候村里人都叫他二傻子,據說二傻子年輕的時候不僅人模樣周正還特別勤快,是個了不得的小伙兒。每天都是最早去地里干活的那個人,正因為他勤快,他才第一個發現我爹的人。

我曾想像過二傻子那天早上的場景,背著鋤頭的他走出村口,看到柳樹上掛著什么東西,他走近拿下來一看,一定當場收到了很大的驚嚇。

這個場景,想想就感覺讓人頭皮發麻。

真正的經歷者二傻子被嚇傻也實屬正常。

我沒有見過,但是這么多年以來這件事兒被我們這邊的人津津樂道,我也是從外人的口中知道當時的情況非常殘忍。

只是人皮完整,但是肉身卻不見了!

后來我們村的村支書走了十幾里路去縣城的警察局報了警,出警的三個警察看到這幅場景都嚇的直哆嗦,其中的一個女警察甚至當場就嘔吐了起來。

人命關天,所以這人命案自古以來就是大案,后來又來了不少警察把附近戒嚴,幾個村子當過兵的預備隊員都被召集起來尋找尸身和案發現場都沒有找到任何的蹤跡。而且在幾里之內并沒有找到任何的血跡,更沒有找到被剝皮后留下的肉身。

警察自然會盤問我的家人,但是沒有絲毫的線索,我母親說晚上父親沒有任何異常的上/床睡覺,她不知道他是在晚上的什么時候出的門。

當年的警察們把目標鎖定在了方圓幾里的屠夫身上,把附近幾個村子的屠戶甚至是平日里會宰殺牲畜的人都給抓了起來盤問。

但是他們的嫌疑一一排除,沒有任何的作案動機,更沒有時間,基本上每個人都有不在場的證明,最后我們這邊最有經驗的一個屠夫對警察說了一番話:“看這個剝皮的手法,你說我平日里殺豬能不能做到,那定然是能,但是這是在我殺了半輩子的豬的前提下,才能剝的這么干凈利索的,你說他得剝過多少才能如此?這可是比豬要復雜的多了?!?/p>

這個案子警察費了非常大的功夫,在我們這里忙碌了一個多月時間,但是案情卻沒有絲毫的進展。

在之后,理所當然的變成了一樁懸案。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喜歡逛天涯論壇,因為這就把心里一直以來的疑惑發到了網上,因為沒有圖片所有很多人不相信我說話的真實性,但是也有很多網友相信我跟我互動,其中不乏說仇殺情殺之類推測,直到有一天,有一個網友是一個電話號碼的人給我留了一個言:這跟重慶的紅衣男孩一樣,是一種神秘的祭祀手段。

這是我從未聽說過的一個版本答案,但是看到的一瞬間我就被這個答案給吸引,我馬上給這個網友回復并且發私信,但是他沒有再一次的出現過,我翻看了他的賬號,注冊時間就給我回復當天,這一天也是他最后的登陸時間。

而我按照他名字上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卻是一個空號。

我爹死后,對于從地里拋生活的農民家庭來說,我爹的死等于家里的頂梁柱塌了,這導致本身就不富裕的我家更加的清貧,在萬般無奈之下我爺爺跟我娘把我大哥給過繼了出去,那一年我大哥才三歲,過繼的那一家人傳說是一個相對富足的家庭,只是夫妻倆不能生育,而我大哥過繼過去給我家換來了三斗精面和兩包桂花糕。

之后我娘便扛起了這個家庭的大旗,用一畝三分地照顧了剛出生的我還有我那身體一直不好的爺爺。

而我大學畢業之后,響應國家的號召,回我們村子里當了一個村官。

這是一個看似有前途實際上又前途非常渺茫的工作,這天,我正在村委會調解一個村民家的婆媳糾紛,忽然鄰居王大嫂來叫我,她跑的氣喘吁吁的看起來很慌張,我問道:“王大嫂,你怎么了?啥事兒這么著急?”

“葉子,你趕緊回去吧,你大哥回來了!”王大嫂道。

“我大哥?”我愣了一下。

“就是你剛出生就送出去的大哥!”王大嫂道。

那一家人一看我是有正事,就讓我先回去忙正事兒,畢竟是村里人的婆媳關系,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調解好的,我回到家之后,發現我家附近已經圍了不少人。

我媽眼淚汪汪的在院子里站著。

我爺爺吧嗒吧嗒的抽著煙。

在他們兩個面前,有一個身材高大理著板寸頭的男子站著。

他們三個似乎很尷尬的沉默著,我走了過去,其實一眼就能看出來這個人就是我大哥,因為我們倆眉宇之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不過我的長相更偏向于我母親,而大哥則像我爸的多點。雖然關于我爸的相貌我也只是從家里的黑白照上看過,那黑白照,還是從我爸的身份證上放大來的。

“怎么回事兒?”我問道。

“葉子,你過來?!蔽覡敔敯盐医械搅艘贿?。

我看了看那個男子,他也看了看我,他的五官很立體,看起來很有男人味,看到我看他,他對我笑了笑。我自然也是尷尬的報了一笑。

“當年把你送出去,是家里的確窮,我們收了人家的東西,他們也把你養大,人活著得講規矩,你回來支會人家了沒有?”我爺爺抽著旱煙問道。

“家里沒人了?!蹦悄凶诱f道。

“什么?”爺爺驚道。

“我爸在我六歲的時候在礦井下面砸死了,我媽之后就改嫁了,我是跟著爺爺長大的,去年,爺爺得了癌癥死了,臨死前他告訴的我我的身世,讓我回來?!蹦凶诱f道。

我媽聽完眼淚就撲簌撲簌的往下掉,我也感覺挺不是滋味的,他雖然是三言兩語,但是我卻能感覺到,我這個被過繼出去,我從小以為是出去享福了的大哥過的并不好。

我爺爺聽完,抽了一會兒煙,左鄰右舍都在叫:“老葉頭,孩子吃了那么多苦,現在回來了,你就認了吧?!?/p>

我爺爺卻一直都在想,過了許久,他嘆氣道:“回來吧,不過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伙計,你過去了,就是給他們老陳家續香火的,這姓不能改,你還是姓陳?!?/p>

這男子點了點頭,道:“行?!?/p>

之后我知道,我這個大哥,有一個很是霸氣的名字,仲謀,孫仲謀。

因為家里小,所以大哥就跟我住一個屋,相處了一天下來,我對我這個大哥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他話很少,很冷靜,說話也非常的簡潔,最重要的是他很干凈,似乎是一個很有規矩的人,他沒有跟我睡一張床,是在地上打的地鋪,他的每一個東西擺放的都是整整齊齊,這跟他的人一樣。

我媽這兩天都是做一桌子菜,對于我大哥的回來,我能感覺到我媽的高興,但是對于我媽的關心,我大哥臉上的表情一直跟他來的時候一樣淡定。這讓我媽很尷尬,我還安慰她說這是因為一猛的接觸,慢慢的就好了。

大哥在我家住了三天。之后就收拾好東西,我以為他要走了,我媽也是嚇了一跳趕緊從廚房出來,他對我們說道:“我出去住?!?/p>

“去哪,這里又沒有賓館?!蔽覇柕?。

“去隔壁三里屯,我在那邊買了一個房子?!彼f道。

三里屯是我們隔壁的村子,又沒有樓房,他說的買房子,估計是買了人家農村的宅子,我說道:“住一起多好,你既然回來了,想辦法在村子里買個宅基地,自己蓋?!?/p>

“我住那邊,好做事?!彼f道。

他說話簡潔,但是非常堅決,我跟我媽說了半天他也不為所動,這時候我爺爺叼著旱煙走了出來道:“孩子想去就讓他去吧,反正也不遠?!?/p>

我幫他提著行禮去隔壁村的三里屯,到了那里之后我才發現他竟然買的是一個二層小樓,這是三里屯比較好的房子了,我不禁有點驚詫,二層小樓加院子,自家修的話也要二十萬左右,他能這么快買下來,估計花了不少錢,不過我也沒多問,畢竟我跟這個大哥還不熟悉,總不能說大哥,你這么有錢之類的話吧?

房子里已經被原來的人家收拾的很干凈,大哥的行李又很少,我收拾完床鋪之后就要打開他一直提著的那個黑色的箱子,我以為里面是他的衣服,想幫他掛起來。

我手剛碰到那個箱子,他忽然叫了一聲:“別動!”

我嚇了一跳,手就停在箱子邊上,他看著我,眼神冰冷的走了過來,從我手里拿過箱子,道:“這里面是一些私人的東西?!?/p>

本身他那句冰冷的話讓我很尷尬,不過好歹這一次給了解釋,人誰還沒點私人用品?我就笑道:“好的,那你自己弄?!?/p>

搞好了這個,我發現跟他單獨相處是件很尷尬的事情,我就說我要走,他也就是點了點頭,一句再坐會的客套話都沒有。

我剛到村委會,村長陳青山就神秘兮兮的告訴我道:“你這個大哥有錢啊,買陳大能的房子,那家伙要了三十萬,他眼都沒眨就給了!”

我笑了笑也沒說啥,這個價錢雖然偏高,但是不高人家也不會賣,我對于大哥有錢沒錢倒不是很在意,絕對不會因為他有錢就巴結沒錢就嫌棄,不過心里多少有點感動。

一個有錢的大哥,來認我們這個當年把他送出去的家人,問題是我們的日子還很清貧,這已經非常難得。

大哥在搬過去的第二天,就在他家的門口豎起了一張旗子。

一根竹竿撐起的杏黃旗。

上面寫了三個紅色的大字:撈尸人。

這個做法很古派,也有一種古代大俠扛旗做事的氣派。

他說他去做好事,原來他要做的事,竟然是撈尸。

不過一個撈尸人豎旗子,一下子就成了笑話。

第二章 撈尸人

貫穿我們整個洛神鄉的河叫洛水河,是黃河的支流,知道他做的事情是撈尸之后我才理解大哥說的去三里屯好做事是什么意思。因為三里屯有十二道鬼窟,也就是洛水河流經三里屯的那座山上有十二道孔洞,相傳是大禹治水的時候為了泄洪打穿的,十二道鬼窟以前叫洛水十二眼,十二道鬼窟的說法,也就是近些年傳下來的。

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只要進這孔洞的人,就沒有能出來的,只進不出才謂之鬼窟。聽老人們說這十二鬼窟以前并不是如此,平日里船可以自有穿行,之前還有商船從這里經過,只是在抗日戰爭的時候在上游發生了一場大仗,那一仗非常慘烈死了不少人,日本鬼子為了毀尸滅跡把尸體丟進了河中,無數的尸體流經這條河進入鬼窟,不知道什么原因尸體并沒有從鬼窟的另一端流出來,而是卡在了這十二孔洞之中,自此之后這十二道孔洞附近就怪事不斷,不少人都說自己親眼見過里面鬼影重重,而后來再進這十二道孔洞的人就只進不出,慢慢的就有了鬼窟的說法。

因為緊靠洛水河,洛水河有是黃河的下游,所以經常有在上游落水的人漂到我們這里來,三里屯的確是有幾家職業撈尸人,但是平日里也都還在洛水里打魚,畢竟這些年的安保做的很到位,溺亡人越來越少了,所以我大哥被嘲笑,一是因為他撈尸還豎旗,二是他好像是全職撈尸,別的事不干,這不是等著餓死嗎?

但是很快,我大哥就打出了第二道旗子,上面寫道:“可撈十二道鬼窟之尸?!?/p>

這一下,就在我們這邊給炸開了鍋。

十二道鬼窟,是所有人的禁忌。

幾十年來,沒有人能活著從里面出來,因為洛水是順流而下,所以以前也有溺亡者的尸體流進十二道鬼窟之中,卻沒有一個人敢進去撈尸,曾經有一個我們市里一個大人物的公子哥帶著女朋友來游泳,不幸溺亡,尸體就流進了十二道鬼窟之中,出再高的錢都沒有撈尸人敢進鬼窟,后來這個大人物找了潛水員過來,但是連著三個潛水員進去之后都沒有出來,也只能作罷。

就這樣的一個十二道鬼窟,竟然有人敢說進去?

村里人都認為我大哥是個二貨,或者就是個大言不慚的家伙,自從他打出第二道旗子之后,大家看我的眼神也都怪怪的,我就找他去聊聊,不為別的,進那十二道鬼窟有多危險,這我知道。

我感覺大哥會這么說,是因為他或許在以前就是一個撈尸人,技術水性都很好,又是一個唯物主義者,所以認為自己的本事絕對能進出這十二道鬼窟,我得找他說說這十二道鬼窟有多么可怕。誰知道我還沒說,他就擺手道:“我都知道,我說能進去,就是能進去?!?/p>

“問題是。?!?/p>

我還沒說完,他就打斷我道:“不會有事?!?/p>

我沒再說什么,還是那句話,一是不熟,二是他這樣的性格溝通起來會很難,我從他那里回來,剛回家,也知道了這個消息的我媽就哭著對我說道:“葉子啊,你去跟你哥說說,進那鬼窟是要沒命的!”

“我說了,他不聽?!蔽业?。

“那我去,這孩子不愛惜自己,是心里還怨恨咱們呢?!蔽覌尩?。

我趕緊攔住我媽,因為我知道我媽去也不會有什么效果,就道:“今天晚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p>

誰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我帶著我媽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大哥住的那個二層小樓前,停了不少車,還有一群人圍著,但是大家卻很安靜。

我們擠了進去,剛好看到一群人圍著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朝著我大哥走了過去,這個人正是幾年前在我們這淹死孩子的那個大人物。

那個大人物走到我大哥面前,伸出手道:“老弟怎么稱呼?”

“孫仲謀?!贝蟾鐓s沒有伸出手的打算,只是輕輕的說道。

那大人物沒想到我大哥這么不給面子,訕訕的把手縮了回去道:“好名字,生子當如孫仲謀,不錯不錯。你能進十二道鬼窟撈尸?”

我大哥淡淡的說道:“是?!?/p>

“幾年前沖進去的人,也可以撈出來?”那人問道。

大哥這一次只是點了點頭,連話都沒說。

“里面尸骨不少,你不會撈錯吧?!边@時候那個大人物身邊的一個戴眼鏡的人問道。

大哥看了他一眼道:“招牌在這,人在這,你怕我錯?”

“你怎么說話的你!”戴眼鏡的人瞪眼道。

大哥掃了他一眼,看都不再看他。那戴眼鏡的人氣的滿臉通紅,這時候那個大人物攔住了他道:“小王,你一邊去?!?/p>

說完,他對大哥道:“自古英雄多傲氣,看兄弟你這傲氣,我就知道你有真本事,實不相瞞,犬子三年前不幸溺亡,被水流卷進這鬼窟當中,我也是費盡周折卻不能撈出,這幾年來我終日睡不安寧,孩子死了是他的命,但是我卻不能讓他入土為安心中卻是有愧,先生若是能幫我這個忙,必定重謝?!?/p>

“十萬,我要現金?!贝蟾缯f道。

“好,爽快!”大人物招了招手,那個戴眼鏡的遞了一個包過來,他從里面拿出一大沓的現金出來,交在我大哥手中,之后說道:“錢不是問題,不過剛才小王也說了,鬼窟臉尸體無數,要是撈錯了,我唐某人也不是好說話的?!?/p>

大哥對我招了招手,我一臉尷尬的走了過去,他把錢遞給了我道:“先拿著?!?/p>

說完,他對這個大人物道:“我需要點東西?!?/p>

“還要什么?”大人物道。

大哥拿出一根針,對大人物道:“我需要你的血?!?/p>

這話一說話,大人物帶的人就不干了,大人物不愧是大人物,他揮手攔住他帶的那些人,之后伸出手道:“需要就取?!?/p>

大哥用朕在大人物的中指上輕輕刺破,擠出一滴血出來蘸在自己的中指上,然后伸進了嘴里嘗了一下,點頭道:“等我?!?/p>

之后,大哥進了他的二層小樓之中,不一會兒,他光著膀子扛著一個木筏走了出來,大哥身上的肌肉非常精腱,身材幾乎完美,扛著木筏的他八塊腹肌盡顯,看起來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道。

“孩子,不要去!”這時候,我媽哭著道。

“沒事?!贝蟾缯f了一聲。

我媽哪里放心,就要去攔著大哥,大人物身邊的人一下子攔住了我媽,拉著我媽的衣服,不讓我大哥去攔著,幾乎把我媽的衣服給撕裂。

扛著木筏的大哥放下木筏,瞪著那拉著我媽衣服的人道:“放開!”

他說話的語氣,不容置疑。

那些馬仔看了看我大哥,又看了看那個大人物。

“我讓你放開!”大哥走了過來,我幾乎沒看懂他是怎么動作的,他的右手就卡主了那個拉著我媽衣服的人的脖子,那個人臉瞬間憋的通紅,大哥手上的力道,幾乎要拗斷他的脖子。

大人物的其他馬仔一看這個,就要蜂擁而上,大人物就在這時候叫道:“都給我滾,快放開那個大嫂!”

隨即他對我大哥說道:“兄弟,別跟他們一般見識,對不住了??!”

大哥沒有理他,這時候大哥對哭著的我媽說道:“沒事的,相信我?!?/p>

說完,他扛起木筏,后面跟著我們這一大群人,一起去了河邊,他一人上了木筏,拿著一根竹竿。

在水面上,一個木筏一個人,顯的很渺小。

他就這么一個人撐著木筏,朝著那十二道鬼窟進去。

在大哥的身影消失在十二道鬼窟之中以后,很多人都屏住了呼吸,也有很多人都在嘆氣,他們在竊竊私語道:“這人沒了,肯定是要死在里面,誰又能出來呢?”

我聽到他們這么說,擔心轉變為憤怒,我回頭瞪著他們道:“放屁,我大哥要是能出來我抽你們的臉?”

那些人也沒繼續跟我抬杠,但是不屑一顧,卻是寫滿了整張臉。

大哥進去了半個小時沒出來,這時候,說他必死無疑的人越來越多,就連那個大人物都走了過來道:“那人是是大哥吧,小兄弟你別擔心,十萬我不會要回來,就當買了條命?!?/p>

說完,他就要帶人走。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對他說道。

他回頭看了我一眼,道:“嗯?”

“我哥肯定能出來,你再等等,就算出不來了,這十萬我也不要你們的,家里是窮,但是卻也不稀罕這點錢?!蔽野彦X放在了地上說道。

大人物看了我一眼,沒在說話,他猶豫了一下,道:“行,看在你們兄弟感情的份上,我給你這個面子?!?/p>

一個小時候,一艘木筏從那十二道鬼窟輕輕的劃了出來,木筏上站著一個一身肌肉線條流暢的男人,在他的旁邊,還有一具骸骨。

“出來了,我大哥出來了,看到了沒?!”我眼淚都出來了,我從來就沒有這么幼稚過,似乎是對那些不相信我大哥的人炫耀一般。

那人大人物臉上也變的莊重,他看著我大哥,直到我大哥把木筏撐到邊上,馬上有人去收拾那遺骨。

大哥上了案,對大人物道:“你可以回去做鑒定?!?/p>

大人物勾住我大哥的肩膀道:“不用了,看到那個戒指我就直到那就是我的孩子,兄弟,謝了你了,你這個朋友,我唐人杰交了!小王,包給我拿來!”

那個小王現在都不敢看我大哥,他把包遞了過去,大人物從包里掏出一沓錢,之后又把錢放回包里,把包都塞給了我大哥道:“兄弟,這錢你拿著!”

我雖然不是視財如命的人,但是看到那一包的錢也有點激動,畢竟這輩子沒見過這么多的錢,在場的人也是,我甚至聽到很多人吞口水的聲音。

誰知道我大哥把包推了回去,道:“我撈尸,一次十萬,多了分文不取?!?/p>

Copyright ? 2018 武漢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備18016868號
葫芦huiuwa直播
<rt id="ucmii"><optgroup id="ucmii"></optgroup></rt>
<rt id="ucmii"><optgroup id="ucmii"></optgroup></rt>
<rt id="ucmii"></rt>
<tr id="ucmii"><optgroup id="ucmii"></optgroup></tr>